中国文明网主站 返回丽水站首页
我的位置:丽水文明网 > 瓯江文化 > 听,汤公文化在“说话”

听,汤公文化在“说话”

 时间:2017-09-04 来源:丽水文明网 字体:【 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】 

    独自面对琳琅满目的藏品时,郑富明的思绪总会飘得很远很远。

  一尊身着蓝色长袍、手持《牡丹亭》手卷的汤显祖雕塑,可以让他想象到,汤公踱步后花园,不时忘我诵吟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……”的画面;

  一块以200元价格从古玩摊购入的杜丽娘连环画写真印版,形不规整,还沾有尘土,却让他仿佛看见,丽娘临终前独自对镜梳妆的情景,落寞的脸上写满忧伤、不舍,还有渴望;

  一张民国时期的《还魂记》唱片,已躺在书架上多年,每当夜阑人静时,他总能听到曲调悠然响起,跌宕的剧情令人时而畅怀,时而唏嘘,时而纠结,时而会心一笑。

  郑富明把这些想象,描述为“汤公文化在说话”。

  14年来,郑富明从全国各地搜集了5000多件有关汤显祖文化的藏品,并根据年代、材质、类别的不同,分别存放在20多个防潮柜和10多个防蛀樟木箱里。当然,家里的墙上、书架上、展柜里,甚至在他开的茶馆“金缕茗楼”中,也随处可见这些“会说话”的文化藏品。

  结缘

  这个45岁的男人,最初只是遂昌县城某单位一名平凡的驾驶员。

  “后来下了海,开了一家小小的广告公司。”郑富明谦逊地说。

  2003年,他爱上汤显祖文化,并开始收集一切与之相关的物品。

  遂昌素有举办“汤显祖文化节”的传统,而郑富明的广告公司,常常会承接一些有关文化节的设计印刷项目。在多年的合作中,郑富明发现,几乎每一届文化节结束后,工作人员都会丢弃一些使用过的海报、画册、工作证等。有一次,他在活动结束的现场,发现了一份自己公司设计的致辞稿,卷轴状的设计饱含匠心巧思,“简直心痛死了”。

  于是,他想了一个笨法子。只要举办汤显祖文化节,他就守候在现场,追着工作人员恳求:“请把不需要的东西交给我吧,丢了可惜!”

  在郑富明眼中,这些为文化活动而诞生的物件,有着“呈现历史”的作用,“多年以后,兴许就成了珍贵的史料呢。”他暗暗想,兴致勃然。

  汤公园,是遂昌县城的特色建筑,而郑富明的茶馆“金缕茗楼”,就置身园中。事实上,在汤公园还未建成、汤公像尚未入驻之前,“金缕茗楼”就已经“等”在那里了——早在2013年12月。

  这或许就是自己和汤公最大的缘分吧,郑富明常常这样暗自窃喜。

  有人说,来“金缕茗楼”喝茶的人,是有福气的,因为眼福不浅——在窗明几净的厨窗内,精心陈列着数百件有关汤显祖文化的藏品:汤公塑像、剧照、学术论文、书稿、诗文集、书画作品……在精致典雅的厅堂内,还设有夜宴,请专人出演昆曲版《牡丹亭》。

  汤显祖厚爱遂昌,作为遂昌人,郑富明对汤公文化的挖掘不遗余力。多年前,一位江西的朋友来看望他,并给他送上伴手礼“酸枣糕”。“下次来看我,能不能给我带些和汤显祖有关的‘土特产’?”他趁机“索求”,毕竟,对方和汤显祖是“老乡”。不仅如此,他还当场开价:“你若花了50元,我就掏100元买下;若花了1000元,我就掏2000元。”他承诺,自己会以双倍的价钱支付,决不食言。

  这些年里,这位江西朋友陆陆续续给他寄来了1000多件有关汤显祖文化的物品,其中不乏上世纪的剧本、台本、调度本,甚至还有手绘的汤显祖(青年、中年时期)舞台形象画稿,惟妙惟肖……

  如今,郑富明已是声名在外,常有各地收藏家、文化爱好者找上门,参观这个“阵势很大”的汤显祖文化主题馆。

  精耕

  14年,在郑富明看来,“仿佛只是一个转身的瞬间”,不知倦怠——这得益于他遍布全国各地的60多位“骨灰级”藏友,“大家都知道我痴迷汤显祖文化藏品,遇到珍品,都会第一时间联系我。”他颇为得意地说,彼此都是一对一私下联系,“要是被第三个人知道,就可能会被‘捷足先登’”。

  这让郑富明的收藏之路,有了支点和方向。

  在他眼里,每一件藏品都是他的“孩子”。

  对郑富明来说,最开心的事情,莫过于旁人称赞他的藏品。每当他讲述那些藏品背后的故事时,总会双眼放光,用溺爱孩子的口吻,将每一件藏品的来龙去脉,交待得清清楚楚。

  乾隆年间出版的《牡丹亭还魂记》古籍善本,是5000余件藏品里“岁数最大”的。得到它非常不易,“我六顾‘茅庐’,对方才愿意割爱。”

  2011年,一位上海藏友告诉他,山东有位收藏家,三代都爱好收藏古籍,“手头有不少宝贝”,其中就有一套乾隆版《牡丹亭还魂记》。“我一听就兴奋了,和上海藏友匆忙赶往山东。”他回忆,那一趟实为“打探虚实”,确定对方是否真有此古籍。

  第二趟去山东,郑富明认真核对了古籍的各种数据,包括年代、出版社、修复情况等,并谨慎试探对方,“是否愿意转让古籍”,而对方非常干脆:“家中只此一套,绝对不让!”

  他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。

  “第三趟,我上门请求,希望能复印一份古籍,但同样遭到拒绝,吃了闭门羹。第四趟去山东旅游,我又顺道去了他家……”这两趟,“连古籍的面都没见着”。

  转机发生在第四趟,因为“搬来了救兵”——曾就职于浙江省文史馆古籍部的余老先生。每年春天,余老先生都会到遂昌游玩,郑富明总是盛情招待,两人交情颇深。这年春天,两人见面时,郑富明无意中提起了这件事,余老先生悄悄地记在了心上。

  多方了解后得知,余老先生的爷爷与那位山东藏友的爷爷,居然是世交,有合影为证。于是,第五趟,余老先生带着合影,和郑富明一同北上,“充当说客”。

  见到合影后,山东藏友不得不“卖面子”,答应割爱。多次协商后,将售价定为6.8万元。

  最后一趟,是成交之行。当他看见藏友把用黄布包裹着的乾隆版《牡丹亭还魂记》递上时,居然有些“手抖”。前后六次往返山东,跨度长达八个月,终于美梦成真。对他而言,实在得来不易。

  那天,郑富明特地买了一个双肩包,挂在胸前,里面只装这部古籍,“其他什么也不放,就怕压坏了”。然后,他坐最早一班飞机,返回浙江。

  采访当天,我们见到了这本弥足珍贵的乾隆版《牡丹亭还魂记》,“虽然有修复的痕迹,但主体部分保存完整”。

  坚守

  收藏,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。14年沉淀,更像是一种坚守。

  400多年前,汤显祖在遂昌任知县5年,任内施政惠民,借俸著书,创作了戏剧《牡丹亭》,历演不衰,并被译成多国文字。这些年来,郑富明收藏了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日本、韩国、西班牙六个国家的外语版《牡丹亭》,此外,单是民国时期的《牡丹亭》,他就收藏了八个版本——全都来自不同出版社。

  这些年,有两件事,让他深感遗憾。一次是在2009年,香港保利拍卖公司在北京准备拍卖一件汤显祖的书法真迹,起拍价10万元。就在他开始筹钱,准备以20万元将它收入囊中时,却传出了撤拍的消息;另一次是在上海的拍卖会上,《牡丹亭》小人书版原稿也在拍卖会开始前临时撤拍……

  “有缘无分,有种失之交臂的感觉。”在他看来,只要不撤拍,这两件物品,非他莫属。

  而另一件事,却让郑富明感觉,自己“人品大爆发”。6年前,他路过遂昌县大柘镇,在路边一家小店歇息时,无意中发现遗弃在门口的一块青石碑,上面刻有“遂昌汤显祖纪念馆记”等字样,他便向店主讨要,想不到对方挥了挥手,示意他“尽管拿去”。作为礼尚往来,他给店主送去了一条中华烟。

  后来,他才知道,这块青石碑背后的故事——

  1995年4月,遂昌县城建成“遂昌汤显祖纪念馆”,时任副县长的江华东为此题写了两块一模一样的碑文,在大柘镇请当地工匠撰刻。完工后,那块石料更佳的碑文被摆放在汤显祖纪念馆的后花园里,另一块则遗留在大柘,就是郑富明手中这块。

  “二十多年无人问津,是不是就为了等我?”他逗趣道。

  大部分汤公文化资料,都在他家中存放着,闲时他会整理一部分,转移到“金缕茗楼”分享给大家,“按种类分,也有上百种。”

  他爱好收藏,更爱惜藏品,甚至有些“偏执”——

  在家中,他为藏品设立了一个专用库房,家人不能随意进出,“钥匙只能由我自己保管”;订制了最好的遮光布,避免藏品们被烈日晒伤;梅雨季节,库房的门绝不能随意打开,因为“这对古籍是致命的损害”;过了雨季,得适当打开晾晒;秋天是最适合出入库房的季节;不同类型的藏品要分类存放,怕潮的放在防潮箱里,怕蛀的放进防蛀箱里;翻阅古籍前,一定要把双手洗干净,然后戴上白手套……

  “文化是不能被亵渎和污染的。”他有自己的理由。

  有人说,郑富明对汤显祖文化的眷恋和厚爱,全都凝聚在汤公园那尊巨大的雕塑上,“这里一直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”——如同他的5000多件藏品一样。

  “我虽无名,但也能算个汤公文化的‘义工’。”

  而这位“义工”,心里还装着一个梦、一个心愿——

  在不久的将来,给自己的藏品安个家,“让这些故事,被更多人分享”。(丽水日报)

责任编辑:周璐琳
上一篇:
下一篇: 汤忠仁:忠守内心 瓷中求仁
相关新闻  
文明要闻 更多>>
宣传动态 更多>>
文明评论 更多>>
主题活动 更多>>
QQ截图20170816112545_副本.png
QQ截图20170808105103_副本.jpg
timg_副本.jpg
QQ截图20170424165211_副本.jpg
QQ截图20161229091348_副本.jpg